Harvey's Imperial Extra Double Stout (2009 vintage)
9% 275ml
IBU: 50
熱量估計: 247.5 kcal
建議飲用溫度: 14-16°C
B.B.: End of 2015

P1060505  

在1781年Robert Barclay和John Perkins買下Henry Thrale位在倫敦薩瑟克區的Anchor Brewery之前,這個酒廠已以生產輸往帝俄的Porter聞名。畫家Joseph Farington在他1796年8月20日的日記中,便有以下片段:

"I drank some Porter Mr Lindoe had from Thrale’s Brewhouse. He said it was specially brewed for the Empress of Russia and would keep seven years."

而前一年所發行的地方文史誌《The History and Antiquities of the Parish of St. Saviour, Southwark》中,也有如下記載:

"The Empress of All Russia is indeed so partial to Porter that she has ordered repeatedly very large quantities for her own drinking and that of her court."

量有多大呢?根據William Tooke於1800年的記載,1780-1790年間,英國出口至聖彼得堡的Porter與其他啤酒的產值年平均達26萬2千盧布,約合131萬磅。而1797年英國的出口總值也不過1609萬3千磅。但當時從事出口的啤酒廠大多不自行裝瓶,而習於整桶出口,交由裝瓶商在當地裝瓶發行。其中最知名的裝瓶商,就屬1807年由Albert Le Coq設立於倫敦的A. Le Coq & Co.了。

由於在克里米亞戰爭中捐贈大量Stout給俄國軍隊,A. Le Coq & Co.進一步取得了沙皇特許。但到了1904年,由於關稅的增長,以及俄國地產Imperial Stout產品的增加,迫使A. Le Coq & Co.改組為有限公司,並將公司本部與裝瓶線於1906年遷至聖彼得堡。

1912年,A. Le Coq & Co.成為沙皇皇室供應商,並買下今日愛沙尼亞Tartu的一處酒廠,與長年合作的Barclay Perkins & Co共同生產Imperial Extra Double Stout。然而十月革命與共產俄國的興起,先是迫使A. Le Coq & Co.退出聖彼得堡,再在二戰後被愛沙尼亞國營化,一直到1995年愛沙尼亞脫離鐵幕,才恢復為民營企業。

1974年,挪威潛水員在1869年沉沒於巴爾地海的普魯士商船Oliva號上,發現了好些載有A. Le Coq商標的啤酒,引發了對A. Le Coq的熱烈討論。但一直到A. Le Coq Ltd.重新成立的1998年,才在美國進口商B. United International的牽線下,由也以Porter著稱的英國Harvey’s brewery,依據Tartu brewery的傳統配方生產Imperial Extra Double Stout,並於1999年以瓶內熟成形式發行。

不過,在裝瓶前熟成9個月的這款啤酒,在發行後卻出現多起脫蓋意外。迫使Harvey's的首席釀酒師Miles Jenner不得不重新審視釀造過程。由於記錄顯示這款啤酒經常熟成一年以上才出貨,他決定在第二批延長熟成時間。結果發現在9個月後,啤酒的發酵活動突然再度活化。原來是少量性格與Harvey's酵母品系相似的野生酵母入侵,在啤酒酵母休止後接手發酵工作所致。Harvey's也從善如流,讓這款啤酒熟成一年以上才裝瓶。於是野生酵母帶來的些許酸香、皮革氣息,就成為這款Imperial Extra Double Stout的一大特色。

雖然使用Fuggles與Goldings酒花打造出了50的IBU值,但在發行5年後的今天,啤酒花的性格已所剩無幾,反而是野生酵母的醋酸感在前,並在Imperial Stout本有的黑棗、水果糖、堅果、奶油風味中,點綴著黑醋栗、少許皮革與鳳梨感。入杯後香氣調性大抵一致,但多了些酸梅、煙燻與皮革暗示。升溫後則有較強的堅果、奶油與煙燻調性。

以淺色麥芽為主(62.5%),搭配Amber、Brown、Black三種特殊麥芽(37.5%)的它,酒液漆黑不透光。含氣量中低,酒帽綿密持久。雖在釀造過程中添加轉化糖漿,但酒體仍十分飽滿。並在酸澀感平衡下未顯過於滯重。入口仍可先感受到醋酸、黑醋栗、鳳梨等野生酵母相關風味,繼之以蘋果、黑棗、酸梅與些許可可風味,尾段重回奶油、堅果感。升溫後可可、奶油風味更為凸顯。尾韻長而複雜,主體為黑棗、酸梅、蘋果與些許單寧似澀感,最後透出結實的藥草、可可苦韻。

或許因為重現當年Porter、Stout因長期熟成染上的野生酵母酸味,使得這款Imperial Stout與當代啤酒愛好者的期望差距甚大,因而在BA、RB兩大啤酒社群網站中得分均僅屬一般。但在經歷了5年的瓶內熟成(原廠建議出廠後再陳放6個月至1年以繼續發展風味)之後,這款Imperial Stout風味之複雜、和諧,實在無可挑剔。只是,由於這款啤酒裝瓶前需熟成一年以上,自1999年以來,始終是以兩年一批的頻率發行。新的一批得等到2015年才能問世呢~

未成年請勿飲酒-400  

    LastRid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